斯图加特时间
武漢中院通報“偷電瓶被電死家屬索賠20萬案”:沒受理過
作者: 人民日報 徐雋 發布時間:2018-12-21

1.jpg

近日,有媒體報道稱,有人在盜竊我市劉先生停放在樓下充電的電動車時,意外觸電身亡,“小偷家屬”向劉先生索賠20萬賠償金;經法院調解,車主賠償“小偷家屬”5萬元精神損失費。

媒體報道后,我市兩級法院高度重視,立即對媒體報道、評述的“案件”進行了認真的梳理和核查。經查,我市兩級法院近年來沒有受理過媒體所報道、評述的相關案件或類似案件。我們注意到,報道該“案件”的首發媒體已自行刪除了相關文章。

武漢兩級法院感謝媒體、讀者和網民對法院工作的關心、監督和支持;同時,我們將與媒體、讀者和網民一起共同抵制虛假信息,共同維護良好網絡空間。

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

2018年12月20日

 

2.jpg

新聞多一點

“小偷偷電瓶車被電死,家屬索賠20萬,一分不能少!”12月19日,這條“新聞”迅速在網上發酵,至今日上午,僅微博的閱讀量就達1.5億,百度檢索的網頁多達數十萬條,然而,楚天都市報記者多方求證發現,電動自行車車主“武漢的劉先生”“被小偷家屬索賠20萬”一案竟是子虛烏有——武漢法院表示查無此案;楚天都市報記者探尋源頭得知,這條信息并沒有真實可信的新聞事實依據。

 

“武漢劉先生遭小偷家屬索賠”引爆網絡

12月19日下午,某微博博主發布一條信息:【小偷#偷電瓶車被電死家屬索賠20萬#:一分不能少!】武漢的劉先生停放在樓下正在充電的電動車被小偷看上了,小偷在偷電瓶時意外觸電身亡。小偷家屬向劉先生索賠20萬賠償金,且一分不能少。最后經法院調解,車主賠償5萬塊錢的精神損失費。該條微博鏈接了信息出處,系某報紙于19日見報的一篇評論“小偷偷電瓶車身亡車主要不要賠償”。

 

3.jpg

此后,這條信息迅速在網上火熱流傳。楚天都市報記者看到,至12月20日上午11時42分,該博主主持的微博話題#偷電瓶車被電死家屬索賠20萬#,閱讀量已達1.5億,討論量達2.1萬。楚天都市報記者在百度網頁檢索發現,以“小偷偷電瓶車被電死家屬索賠20萬”為關鍵詞檢索到的網頁高達41.9萬個。

5.jpg

楚天都市報記者看到,此外,微信、今日頭條等平臺也充斥“偷電瓶車被電死家屬索賠20萬”的消息,有些原文照轉,有些內容略有變形。各個平臺引發網友的評論大致類似,網友們較為一致的認識的“劉先生無辜”,“怎么會有這樣的調解”,還有不少網友認同“這是電動自行車正當防衛”這一語帶調侃的說法。

 

“三無新聞”今年7月份已有類似版本

 

楚天都市報通過百度檢索看到,網上最早出現的一條類似消息是在2018年7月13日,當時的版本是“偷車賊被電動車電死,死者家屬要求賠償20萬元,該賠嗎?”文中沒有任何時間、地點、當事人的信息,唯一的地名信息只有“縣城”二字。

 6.jpg

今年7月15日,網上出現了非常接近目前版本的信息:標題是“小偷偷電動車時觸電身亡,家屬要求賠償20萬,網友:正當防衛”。該文稱,“近日就發生了這樣一件奇葩的事,當事人劉先生將自己的電動車停在樓下充電,深夜小右想偷電瓶,卻沒想到因此觸電身亡,而死者家屬一定要劉先生賠償20萬,這件事在網上引來了許多網友的熱議。”此文中,除了“劉先生”3個字,再沒有任何關于時間、地點、當事人的信息。

此后,該信息經過多輪發酵,不知道是誰把“劉先生”改寫成“武漢的劉先生。”12月19日,某報評論版刊發“小偷偷電瓶車身亡車主要不要賠償”文章,被微博轉載后,在網上掀起新一輪傳播。

 

武漢法院查無此案,源頭竟是子虛烏有

12月19日晚,楚天都市報記者注意到“武漢劉先生”的故事,覺得蹊蹺,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求證。該院宣傳處負責人表示并未聽說這起案件,該文沒有時間、沒有地點,只有“武漢劉先生”的信息,還需要核查。12月20日下午,該負責人告訴楚天都市報記者,經全市各區法院認真反復核查,武漢市區兩級法院沒有受理過該起案件。

那么,該信息的源頭從何而來呢?楚天都市報記者輾轉聯系上那條微博引用的某報紙評論文章的編輯。這位編輯告訴記者,12月19日該篇評論文章見報后也引起有關人士質疑,作為編輯,他聯系了評論文章的作者,作者告訴他,他寫這篇評論的依據是今日頭條上的一篇文章,并沒有其它佐證。隨后,該作者給編輯發來了寫作評論所依據的信息來源網址鏈接,是今日頭條上的一篇文章。這位編輯表示,該作者沒有“武漢劉先生”的聯系方式和確切信息。

楚天都市報記者收到這位編輯發來的那篇文章的網址鏈接,這篇文章與其它網上轉載的文章一樣,除了“居住武漢的劉先生”幾個字,再無任何具體的時間、地點、當事人信息,所配照片也與之前網上傳播的文章大同小異。今日頭條顯示,至12月20日下午2時許,這篇原文的閱讀量才204個。

12月20日晚8時51分,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官方網站發布通報:近日,有媒體報道稱,有人在盜竊我市劉先生停放在樓下充電的電動車時,意外觸電身亡,“小偷家屬”向劉先生索賠20萬賠償金;經法院調解,車主賠償“小偷家屬”5萬元精神損失費。媒體報道后,我市兩級法院高度重視,立即對媒體報道、評述的“案件”進行了認真的梳理和核查。經查,我市兩級法院近年來沒有受理過媒體所報道、評述的相關案件或類似案件。我們注意到,報道該“案件”的首發媒體已自行刪除了相關文章。(楚天都市報)

 



文章出處: 省高院宣傳處

瀏覽記錄
整站檢索
高級搜索

圖片新聞

司法動態

兩學一做
斯图加特时间 时时彩大小单双定位计划 北京pk10怎样看号技巧 快乐十分漏洞大小单双 网上棋牌赌博通比牛牛 安全的外围博彩公司 出黑藏分怎么出款 天富娱乐 骗局 重庆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开奖走势图 6合是什么数字 欢乐斗牛下载 真人龙虎技巧 万人炸金花下载2014 秒速时时个位杀号 时时有什么投注技巧 北京时时赛车规律